80后作家笛安携获奖新作《景恒街》来厦
首页 > 时政 > 大陆 > 华南 > 福建 > 正文

80后作家笛安携获奖新作《景恒街》来厦
2019-03-03 09:59:00   来源: 中华时报          【字体:

   【中华时报 记者 王乾宏】3月2日下午,著名作家笛安携刚刚斩获人民文学奖长篇小说奖的最新作品《景恒街》现身厦门外图书城,与读者分享一座城市里的不甘心,分享时光带给我们的成长与蜕变。

   《景恒街》是笛安创作《南方有令秧》后,时隔五年的转型之作。在《景恒街》中,笛安选择告别青春,走进成年人的世界,讲述北京CBD附近繁华的“景恒街”的城市爱情故事,以及爱欲纠缠的名利场里起起伏伏的逐梦人生。大部分青年读者可能都是在学生时代邂逅笛安。曾经她最为人津津乐道的“龙城三部曲”(《西决》《东霓》《南音》)正是作家白桦口中“完美融合传统文学与青春文学”的典型之作。

   《景恒街》是笛安创作道路中的一个转变。她笔下的主人公通常都带着又认真又慌乱的特质,但和以往容易陷入失控的主人公不同,《景恒街》的女主角朱灵境通常选择默默承担下来,“遇到事情表面是波澜不惊的,但内在却悄悄变化着”,从开篇到结尾,最终已不是同一个人了。笛安以往作品中那个一直在战斗的少女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平静海面下潜藏着巨大暗流的女性形象。更进一步讲,故事中的人都是暗流汹涌的人物。史航说:“这里的人物是常见的背影、不常见的脸。远远看去好像很熟悉,因为他就是我们生活中常见的那些人的身份,但走到近前,她塑造的是特定的脸。”

   此次,凭借新作《景恒街》获得了2018年度“人民文学奖”长篇小说奖,是首位获得“人民文学奖”的80后作家,笛安表示:获得人民文学奖,其实挺意外的。这个奖对我来说很珍贵。《人民文学》编辑拿走书稿时,我还跟编辑说,要是觉得不合适,可以及时还给我,拿去出书。结果,去年12月份就告诉我获了奖,当时挺惊喜的,没想到这个作品能获得评委的肯定。我原本觉得,这样一个爱情故事读者们看得高兴就很好了,没想到评委们也看得很高兴。

   谈到《景恒街》的创作时,笛安说“写‘当下’要比写‘明朝’还困难”。笛安的上一部作品《南方有令秧》讲述了明朝万历年间徽州商户人家女子令秧守寡后,为了生存而走上的凶险艰难的烈妇之路,是一部历史小说。《景恒街》则转到最当前的当下,写不出来就熬,有的时候必须熬。这个时候灵感没有用。就是熬过去,就像最后那个长跑总是有冲刺的阶段一样。如果实在不行,就想一个回避的办法,先写会写的,或者说如果这一场戏里有这几个人,ABCD,先写那个会写的人,从这开始,慢慢慢慢会冲出一条路来。难写之处很大程度上在于,对于瞬息万变的APP创业以及风险投资等领域,笛安并不了解,为此科普了大量背景知识,并且在写作过程中屡次找专业人士指出硬伤,甚至推倒重来。

   沉寂了五年之后,《景恒街》让读者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笛安,一个完全跳出了青春文学苑囿的笛安。笛安将目光投向了一群生活在北京核心区域的拼搏的年轻人,他们充满梦想,向往爱情,愿意奋斗,接受失落。小说中融入的风投、融资、创业等元素,更是紧贴时代脉搏地讲述了都市人在精神上的彷徨与归依。从“龙城”到“景恒街”,笛安不只拓宽了城市主题,从虚构走入现实,风格上保有以往慵懒细腻的韵味的同时,也以更为精准戳心的文字,描述出当下一个时代的众生相。

   《景恒街》的细节里还藏着笛安的一枚“彩蛋”,她希望以此为载体,表达对人生的某种感觉和理解:“人生也是这样的,安然渡过所有劫难后,其实没有奖赏,最终获得了什么,只有你自己知道。”人生不一定有奖赏,而这枚彩蛋可以说是作者对细心读者的小小奖赏。


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海峡音乐公社 助推海峡两岸原创音乐
下一篇:破界·共融 第二十届水头石博会招商启动

更多>>中华纪实

当地时间2014年11月22日,一位司机和他的车在摩洛哥南部地区瓦尔扎扎特被卷入漩涡。当局表示暴雨猛烈袭...

12月2日,九寨沟县林业局勿角自然保护区办公室传出喜讯,该保护区在勿角乡境内设置的野外红外监测相机今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