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时政 > 台湾 > 正文

蔡英文王金平将参选2020 不愿参选者有难言之隐?
2019-03-14 10:00:28   来源: 上观新闻          【字体:

来源:上观新闻

原标题:蔡英文、王金平宣布竞选2020年,但这些人不愿意出来选,难道他们有“难言之隐”?

继朱立伦、张善政、蔡英文之后,王金平也宣布竞选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,一时间岛内群雄逐鹿。不过,也有人宁愿躲在背后当幕僚,也不愿站出来竞选。究其原因,绝不像他们嘴上说的“身体不好”或是“家人不支持”那么简单,更多的是一些上不了台面的“难言之隐”。

首先是大环境不好,出来选自取其辱。2016年地区领导人选举时,中国国民党大佬们纷纷表示不出来参选,那时候王金平就以“家人不支持”为由拒绝党内征召。如今风水轮流转,2020年选举民进党选情堪忧,过去摩拳擦掌的党内大佬纷纷避战,直到目前也就蔡英文一人表态参选。反观国民党内多人竞选本党提名。顺风时一拥而上,逆风时悄无声息,这是政客们选与不选的最重要考量。

还有,就是不愿意让自己过于“阳光”。一旦宣布参选,岛内政客就再也没有隐私可言,过去有什么政治主张、跟哪些人有过接触、家人孩子有什么故事,甚至自己很多年前的一些花边新闻,都会通过发达的媒体暴露在公众面前。

比如,不少政客就认为,自己的财富都是合法取得,但担任公职后就会给政敌拿来大做文章,这么一来得不偿失,还不如继续过着富裕低调的日子。就拿去年底当选新北市长的国民党人侯友宜来说,他的妻子在阳明山拥有101间套房,总价高达1.7亿元新台币,是位年收入千万的包租婆。侯友宜在竞选新北市长时,就有竞争者指控他涉嫌隐匿与未申报财产,为此侯友宜不得不召开记者会澄清。即便现在风波平息,但全台湾都知道侯友宜一家不差钱了。

有人不选是因为不想“曝富”,也有人是因为不想花钱或花不起钱。投入选举一定会花钱,而且要大把大把地投钱。报名、参选要交钱,打广告要钱,插旗子要钱,发传单要钱,请人来站台,也要花钱给他们车子坐,提供便当和矿泉水。就算是义工,也得给适当的补贴。这些都算是上得了台面的钱,网上买“水军”要钱,造对手的谣也要花钱,这些就更无法明说了。

岛内法律对选举烧钱有最高限制。选地区领导人每位候选人是4亿新台币、县市长每人3000万到5000万新台币、民意代表1000万新台币。这只是明面上的数字,真正花的钱远超这个数。钱从哪里来,大致有两个途径,一个是企业或个人提供的政治献金,二是党内予以竞选补助。但如果党内经费拮据加上政治献金不足,那只能自己去张罗选举经费了。

比如,在去年底台北市长竞选中,柯文哲为了避免“拿人家手短”落下口实,把自己在台北的豪宅作抵押,贷款2000万新台币当自己的竞选基本经费。国民党党产被民进党当局冻结或没收,党中央对本党籍县市长候选人爱莫能助,台南市长参选人高思博的选举开销都来自夫妻俩的存款,以及两人各拿自己名下的房子去抵押贷款。

可问题是,花这些钱还未必能选得上。因此一些对政坛若即若离的人,也就不愿意花钱来趟选举这滩浑水了。

还有一点,参加选举肯定要影响生活。前面说的个人隐私曝光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对生活品质的影响。一旦投入选战,穿什么、买什么、开什么车、吃什么都要有所考虑,否则就会被批评不够亲民、高高在上,进而影响自己的选情。岛内某位民意代表是瑞士名表的拥趸,但他当选后,那些名表只能放在家中把玩。一旦出席公开活动,他就会换上便宜的电子表,以展现自己“接地气”的那一面。

参选后也不会再有个人时间了,不仅是要为民服务随传随到,还要跑遍选区内婚丧嫁娶各种场子。为了展现亲民形象,同选民有最大程度的接触,还要从早到晚三班倒地参加造势会。连身体一向不错的韩国瑜,到了高雄市长竞选后期,身体也开始亮“红灯”了。

选举费力也就罢了,更麻烦的是费神。政客们要回答岛内媒体各种尖锐的问题,甚至还有些不知从何而来的谣言。很多学者从政后,就是因为受不了被媒体穷追猛打,最终挂冠而去重回校园。难怪许多人因为担心拉低生活品质就不参选,因为岛内“正常”的从政生活根本就没有品质可言。

由此可见,想选的理由大都是相似的,而不想选的心思各有各的不同。理由千万条,就看台湾政客选哪一条了。


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三重"立委"补选 白天朱立伦陪扫街晚上争睹韩冰风采
下一篇:吴敦义:“稳赢王牌”一定打

更多>>中华纪实

当地时间2014年11月22日,一位司机和他的车在摩洛哥南部地区瓦尔扎扎特被卷入漩涡。当局表示暴雨猛烈袭...

12月2日,九寨沟县林业局勿角自然保护区办公室传出喜讯,该保护区在勿角乡境内设置的野外红外监测相机今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