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哈利·波特》罗琳换笔名?
首页 > 文化 > 文化 > 文创 > 正文

《哈利·波特》罗琳换笔名?
2015-06-27 23:04:15   来源: 腾讯网 大家专栏          【字体:

淡出公众视野有些日子了,J·K.罗琳决定打一场笔名官司。她状告诉一名律师,泄露自己的新笔名。

很少有人注意到那本叫《布谷鸟的呼唤》的侦探小说。“Robert Galbraith”这个作者名,给人的印象恐怕就是男性。律师知道“他”是谁。他把这事儿告诉给妻子的好友阿朱,阿朱又透露给了一位记者,记者又在“推特”上发布了一条暗藏玄机的微博……很快,《星期日泰晤士报》就跟踪追击,找到了罗琳。

罗琳于是承认,自己就是“Robert Galbraith”。

秘密泄露之前,“Robert Galbraith”的处女作,3个月中只卖出了1500本。而真相一旦曝光,短短几小时,小说就荣登亚马逊网的畅销书排行榜。一周之内,销量更是猛增了410倍。而倒霉的律师,被罚了1000磅,还受到英国律师监管局的书面训诫。

罗琳在她自己的网站上写道:假装新手,使用笔名,让她有一种很解放的体验,没有炒作的写作感觉很好。她还回答那些希望知道新书是否有续集的读者说:“Robert Galbraith”的确有写续集的打算,但仍然希望保持低调。”

赚足世界眼球的名人罗琳能否保持低调,信不信由你。可这并不是她第一次用笔名写作,J·K.罗琳,本身就是个笔名——或许译成“罗林”更合适。在开始创作《哈利·波特》时,经纪人建议作者取个中性化的名字,于是就有了J·K.罗琳。

 

 

不用“土豆”做笔名的作家文人们

 

在自己的“小说课堂”(《布洛克的小说课堂》)上,畅销书作家布洛克专门就笔名进行了一番,很认真地归纳出采用笔名的6个理由。其中之一是本名不合时宜,被周围的人逼着改名。比如某个作家,书写得很棒,可是没人记住作者是谁(哈哈,有此遭遇的不止罗琳一人),经纪人想了个办法,让他把母亲的闺名插入自己的姓名中间。结果,用新名字出版的第一本书就上了畅销书排行榜。

不过,将笔名折腾了一溜够(写色情小说多半不太好意思用真名吧),出名后坚持用真名的布洛克,“强烈支持用真名真姓发表小说”,并且给出了反对用笔名写作的理由:创作不同类型的作品——就算读者偶尔发现你脚踏两只船,也不会对你有什么反感:作者太多产了——从长远来看,若你的作品都用真名发表,你的作品会相互加强力道,你的书迷会想读遍你的作品;为自己的作品感到脸红——既然是垃圾,那又何必出版?

至于该不该用笔名,小说家“不能给你建议”。

很少有人随便给自己弄个“狗剩”或者“土豆”的笔名,总得有所寓意和象征吧,还要贴切,与众不同,给人留下印象,不动些心思费些周折真不行。

我的名字不好,俗,哪怕少一个字,只留“雪”,也比现在有意境。思忖着改名,一想手续繁琐,以及——这个最为关键——想象力有限,很难找到一个对得起观众的新名字,便焦虑,最后索性放弃,由它去吧,好歹是父母给的。改头换面以笔名重获新生?拆字法:雨木?昵称法:阿梅?深沉法:二马?算了吧,没多少创意,还不如真名省事,别人查个简历啥的,问起“度娘”来也方便。

这并不妨碍我钦佩那些拥有好笔名的人,他们让原先的自己销声匿迹,成功藏身于一个崭新形象的背后。反倒是语文试卷不识趣,总要从中作祟,非得考真名,死命提醒你鲁迅原名周树人,高尔基是阿列克塞·马克西莫维奇·彼什科夫。

不知道马克·吐温的真名有多大关系?这个“水深两浔“(Mark Twain,直译:水深两浔)的密西西比男人,尽可以戴着快活幽默的面具随心所欲,冒险耍赖也好,口出粗语也罢,都和马克·吐温如此般配,要是换成萨缪尔·克莱门,不别扭死才怪!

老照是个神人,他盯着人家的笔名看一会儿,就能语出惊人地描绘出作者的影像:此女,不瘦,高,波浪长发,喜好格子裙,背小包,不漂亮;此男,矮个,戴眼镜,穿墨绿色短裤,说话有口音……这种看似没有来由的揣测,往往八九不离十。当你通过各种途径验证之后,还不甘心,逼着他说更多的细节,老照就会以“头疼”终结对话。

也许吧,水晶球、塔罗牌、周易占卜的“大师”们,在殚精竭虑预测未来时,肯定耗神费心,如同武功高手发功救人一般,损伤内力。相比之下,“头疼”只是小case。

咱们的传统是“文以载道”,连带着起个笔名也要小心仔细。倘若仅为市场着想,更合适叫“艺名”,不用担太多道德责任。不过,道太重,文多少要变形,鲜活生动的文字本来有血有肉,载道的重任太过,肯定沉重,无法“神采飞扬”。谁告诉你“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”,“看”的是人民大众?别信那些通过文字考察人生观价值观之类的鬼话,靠不住。

翻翻看,那些优美雅致有趣的文字,郁达夫、梁实秋、林语堂、沈从文……哪个是一脸严肃地跟你讲人间正道?有时候,我们得学会将文字与作者区分开来,看到鸡蛋,何必非得去找那只下蛋的鸡?作品和作家的道德品性,往往没太大关系。

 

 

不用“土豆”做笔名的作家文人们

 

年近三十的某一天,巴尔扎克就突然宣布,自己不是奥诺雷·巴尔扎克,而是奥诺雷·德·巴尔扎克。一个小小的“德”字,让它的拥有者华丽转身,由贫贱出身变成系出名门。这不奇怪,喜欢吹牛的老巴还声称自己担任过皇室秘书呢!唯一直言不讳的是自己对“女人和财富”的渴望,可这并不损害人家成为大作家。

文章尚且如此,何况笔名?要是真怕自己一不留神出名了,糟糕的笔名贻害无穷,不如用真名。其实,当你仅仅因为喜欢,而非别的什么原因,轻松愉悦地对待文字,能够调侃自己的拘谨、偏狭、错误、才气不足,容忍他人批评甚至鄙视你的观点和文章之时,你的文字和笔名,才能够真正与众不同。

一个才子朋友,在女儿未出生之前,将满腹诗词典故搜寻了个遍,写出满满几页纸的备选名,经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舅舅姑姑姨妈小姨们的细致筛选,留下若干。结果女儿出生那天雨过天晴,孩子妈当即立断:雨晴。害得极端鄙视琼瑶阿姨的才子哥,恨不能以头撞墙。

正是这种偶然性,让某个妹子给自己取了个“杜藤”的笔名——一想到那篇非写不可又毫无感觉的文章,该姑娘就肚子疼。然后,某个很有“第六感”的人掐指一算,“笔名”的拥有者:肌腱发达,肩宽胯窄,干性皮肤,个高脚小,川字眉或交心眉,眉骨高,春天手会裂,全年用唇膏……总之,苦不堪言。

惊诧莫名之后哈哈大乐的“杜藤”姑娘,原本就对测字不感兴趣,从此更加痴迷于星座。




相关热词搜索:哈利 波特 笔名

上一篇:私人定制艺术品看起来很美 升值空间仍有待观察
下一篇:儒家:同性婚姻不符合中国传统